笔趣阁

字:
关灯 护眼
笔趣阁 > 万古神帝 > 第三千一百六十七章 再观人间叹沧桑

第三千一百六十七章 再观人间叹沧桑

章节错误,点此举报(免注册),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,请耐心等待,并刷新页面。
七日后。
  
  西天佛界,洗相池畔。
  
  风兮和慈航仙子皆穿佛衣,相对而坐。
  
  她们都是带发修行,一个清静自然,一个神圣端庄,既有如画卷般的美丽,也有超脱尘世的雅淡。
  
  “三十七次走过红尘,可有什么感悟?”慈航仙子问道。
  
  风兮道:“三十七世匆匆过,如梦幻泡影,却又有刻入灵魂的情感体悟。仙子,婆娑秘境中的世界,真实存在吗?”
  
  “你认为它存在,它自然也就存在。所谓无色无相,只有真正无相之人,才能识破世间一切虚幻。”慈航仙子道。
  
  风兮细思,继而苦笑:“看来我心中始终有色有相,固走不出这滚滚红尘。我历三十七世而迷惘,不得不走出婆娑秘境。但师尊到现在还未出来,依旧在里面修行,这,或许就是心境上的差距。”
  
  慈航仙子始终心境平和,淡雅如兰,道:“人生有八苦,最苦求不得。兮道友入佛门,是在求放下,但越是如此,越放不下。”
  
  “多谢仙子指点。”
  
  风兮双手合十,微微一拜。
  
  一个佛者,其实不该以“仙子”二字相称。
  
  但慈航仙子从未去反驳和拒绝过这个称呼,只因她无色无相,不会将区区一个称呼放在心中。
  
  “哗!”
  
  天空,出现漩涡形态的五彩云。
  
  婆娑秘境打开。
  
  一道佛光,从五彩漩涡中心飞出,降落到地面,凝成元尘大师的身影。
  
  那一日,五大神僧赶到击退玄一后,张若尘和池瑶便是兵分两路,一人前往西天佛界,一人回昆仑界。
  
  张若尘身上佛光闪烁,每走一步,脚下皆生莲花。每走一步,身上散发出来的精神力波动,便是增长一大截。
  
  走了三百步,来到洗相池。
  
  精神力从七十八阶巅峰,破了七十九阶,又一路攀升至七十九阶中期,七十九阶巅峰……
  
  当踏出第三百步时,精神力破八十阶,周围天地震荡,天地规则变得活跃。
  
  天空,星移云走。
  
  大地,莲花开满洗相池。
  
  但,随着张若尘一念平静,整个天地随之平静,就连池中涟漪都消失。
  
  慈航仙子笑道:“恭喜元尘大师历三百世,精神力大进。”
  
  “仙子怎知贫僧在婆娑秘境历经了三百世?”张若尘不解问道。
  
  慈航仙子道:“大师每走一步,精神力便提升一截。可见,每走一步,都在体会一世人生,一世一顿,一世一梦。”
  
  “历经红尘三百世,再观人间叹沧桑。”
  
  张若尘叹道:“可惜只历了三百世,若能历三千世,说不定精神力能直接达到一念定乾坤的地步。”
  
  “大师如此想法,便是着相了!婆娑修行,在于体悟人间道理,磨砺心性,不在于实力的强大与否。”
  
  慈航仙子道:“昔日大梵天修行六个元会,不入无量,只沉淀于佛法和心境。在佛法中,忘却了修炼,忘却了生命。但,却在自然而然中达到无量之境,尚且不用去离恨天。”
  
  “不求而得,才是人生一大快事。”
  
  “既然不求,又怎能成为一大快事?人之欲望满足,才是快事。无欲无求,也就无喜无悲。”张若尘道。
  
  慈航仙子细细感悟,蕙质兰心一笑:“大师这是要与晚辈辩经论道?”
  
  “不愿为之。”张若尘主动认输。
  
  他这点道行,忽悠风兮还行,真要与慈航仙子这样的佛门神灵论辩,必然露馅。
  
  风兮起身,向张若尘深深一拜,道:“师尊,弟子已经悟了,今日就打算启程。”
  
  “启程去何处?”张若尘问道。
  
  她道:“去百族王城!既然心有枷锁,便直面枷锁,解开枷锁。青萍子也好,张若尘也罢,只有开诚布公的见一面,才能彻底解开枷锁,真正入佛门静心修行。”
  
  “去那里,太危险了!”张若尘道。
  
  “修行路上,本就危险重重。只有不惧危险,心才能变得更加强大。”
  
  留下这话,风兮离去。
  
  感知到她飞出西天佛界,张若尘才是长长一叹。
  
  慈航仙子青丝如柳,莹莹含笑,道:“她能不惧危险,去直面枷锁,说明心中有大勇气。你就算脱下伪装,直面于她,我相信她也承受得住。”
  
  张若尘心中大惊,目光看向慈航仙子,继而笑了起来,道:“果然是天外有天,人外有人,仙子是如何识破我伪装的?”
  
  慈航仙子看上去始终只有十七八岁的模样,仙心道骨,神圣不可侵犯,玉手虚引,倒满一杯清茶,示意张若尘坐下。
  
  张若尘坐到她对面,端起茶杯品饮。
  
  “若尘的修为如今一日千里,是这个元会没有争议的领军人物,我哪能识破你的变化?但,你入婆娑秘境修行,却瞒不过慈航,因为慈航就是婆娑。”慈航仙子凝看张若尘的双目,眼神清澈。
  
  张若尘不知道她所说的“慈航就是婆娑”是什么意思,但却明白她绝非寻常之辈,佛法造诣之高,便是那些佛门大神都远远不及。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