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

字:
关灯 护眼
笔趣阁 > 暴怒的王浩 > 第一章 暴怒的王浩!

第一章 暴怒的王浩!

章节错误,点此举报(免注册),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,请耐心等待,并刷新页面。
“少爷,还是给你亲生父亲打一个电话吧,马上就能解决你目前的困境。”
  
  电话里又传来那道好听而又性感的女人声音。
  
  “你给我听好了,我王浩就是穷死,被追债的人打死,也绝不打这个电话。”
  
  王浩紧握着手机,一脸愤懑。
  
  他刚出生就被抛弃,是林德远和孙秀梅两口子含辛茹苦把他养大。
  
  至于亲生父母,生而不养,甚至长这么大都没来看过他一次,王浩对他们怨念颇深。
  
  “少爷,当年你父亲遗弃你是有原因的,你父亲真的是……”
  
  “闭嘴!”
  
  王浩大喝一声,气得想笑。
  
  电话那头的女人说他父亲是仙人,之所以遗弃他,是因为要渡劫。
  
  还说他父亲王冥是地球上唯一的修仙者,是整个世界上权势最大的人,半个地球的财富都是他父亲的。
  
  包括炎夏那些有钱有势的大佬,大部分都是他父亲的徒子徒孙。
  
  呵呵……真能编,如果他亲爹真这么厉害的话,那他怎么还生活在社会最底层,每天遭受着冷眼和嘲讽?
  
  “少爷,您真的是地球上唯一的仙二代,比那些富二代什么的身份尊贵多了,就算他们全都加起来,也比不上少爷你的一个手指头。”
  
  女人竭力说道。
  
  “冥尊在您体内封印了一股力量,当你愤怒到极点的时候,那股力量就会爆发,你会变得强大无比……”
  
  “去你大爷的,越说越离谱了,骗子!神经病!”
  
  王浩气呼呼的骂了几句,立刻挂断电话,骑上自己的电动车去送外卖。
  
  “唉,少爷怎么就不信呢?只要他相认,就能获得冥尊留下的所有财富和传承。”
  
  云海最高档的紫云山别墅内,一个穿着紫色旗袍的风情女人,放下手机叹了一口气。
  
  风情女人名叫洛歆,当年仅仅是得到了王浩父亲随手赏赐的一个药方,便成为了云海的女首富。
  
  王浩刚把这一单外卖送到顾客手中,手机又响了起来,这次是邻居张阿姨打来的。
  
  “王浩,是王浩吗?”
  
  张阿姨声音急促,听起来好像是有什么急事。
  
  “张阿姨,发生什么事了?”王浩心中一紧。
  
  “出事了,快,你家的面包店出事了——一群地痞流氓在你家面包店里闹事,好像是嗤花那帮人……”
  
  嗤花!
  
  听到这个名字,王浩脑袋里嗡的一下,急忙连忙调转车头朝着家里的面包店赶去。
  
  嗤花,原名张弛华,云海的一个混混头子,也是洛神贷款分公司的一个经理。
  
  洛神贷款分公司,云海女首富洛歆旗下的公司,背景极大。
  
  去年,王浩买房子装修,再加上结婚,差不多要二百万。
  
  他的养父母把一生的积蓄拿出来,又东拼西凑,四处找亲戚朋友借钱都不够,还差五十万。
  
  高房价再加上高彩礼,几乎压垮了王浩这个普通的家庭。
  
  为了筹集到五十万,王浩经人介绍,去找张弛华贷款。
  
  原本说好的借五十万,利息六十万,分五年还清。
  
  结果,王浩才还了两个月,张弛华就翻脸不认人,让王浩在一个月之内,把剩余的一百一十万全部还清。
  
  王浩拿合同说事,结果看到合同后傻眼了,上面有一条霸王条款,那就是张弛华随时可以向王浩催要剩余的欠款。
  
  当时签合同的时候是在酒桌上,张弛华把王浩灌醉,根本就没仔细看合同,稀里糊涂的就签了。
  
  结果现在才发现,张弛华搞得是套路贷。
  
  人家有合同,势力又大,王浩是一点办法都没有。
  
  张弛华放出话来,一个月之内王浩如果还不清贷款,就打断他的腿。
  
  王浩的养父母被逼无奈,只能把自己住了几十年的房子卖了,才筹集了一百万,还给了张弛华。
  
  因为这件事,搞得父母无家可归,蜗居在一个小小的面包店里,王浩无比的内疚。
  
  可是还了贷款之后,张弛华仍是不放过王浩,经常找各种理由继续向王浩要钱,什么管理费,手续费,托管费等等一大堆。
  
  王浩是恨透了张弛华,却毫无办法,只能东躲高原地,没想到张弛华竟然找到了父母的面包店里。
  
  “张弛华,你要敢伤害我妈,老子不活了,跟你拼命!”
  
  王浩怀里揣了一把刀子,眼中闪现出疯狂的表情来。
  
  面包店。
  
  王浩的养母孙秀梅站在店门口,望着面前凶神恶煞的一帮人,脸上陪着笑容说道:“嗤花大哥,我……我儿子的钱已经还清了,你……你怎么还要钱呢?”
  
  庆丰街最大的街霸,五短身材脑袋浑圆的张弛华皮笑肉不笑的盯着孙秀梅:“你们之前还的是本息,还有手续费托管费误工费催收费交通费等,加起来一共十万,再给我十万,我跟你儿子的账就两清了。”
  
  十万!
  
  听到这个数字,孙秀梅吓了一大跳,别说十万了,现在就算是一千她都拿不出来。
  
  “嗤花大哥,你看我们这小店,最近生意不好,辛苦一天下来也挣不到几个钱。您可怜可怜我们,缓一缓行不行……”
  
  孙秀梅弯着腰,态度卑微到了尘土里。
  
  “你这么说,是不想还债了?”
  
  张弛华看了看身后的一群小弟,脸庞狰狞的说道:“敢赖老子的账,我看你是活得不耐烦了!”
  
  说着,他转身从货架上抽出一盘刚烤好的奶油面包,狠狠的朝着地上摔去。
  
  咣当——
  
  铁皮抽屉砸在花岗岩地板上面跳跃弹起,散发着奶香味道的面包四处翻滚。
  
  孙秀梅面色一变:“嗤花大哥,你何必要把人逼到绝路,我实在是没钱啊——你知道,我去年把房子卖了,才还上你的一百万,我……我上哪里再弄十万啊?”
  
  说着说着,孙秀梅的眼睛就红了,泪水控制不住往下流。
  
  “这么说,你是铁了心不交了?”张嗤花脸上的笑容更浓,笑得就像是一个弥勒佛似的。
  
  对付这样的市井小民,他有的是办法。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