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

登陆 注册
下载
字:
关灯 护眼
笔趣阁 > 我真不想努力了 > 第11章 下血本了

第11章 下血本了

章节错误,点此举报(免注册),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,请耐心等待,并刷新页面。
轻轻摇晃红酒杯。
  五年的木桐红酒,不需要醒酒太长时间,配上小羊排,味道十分不错。
  在哈罗公学念书期间,范连城学到许多看似乱七八糟的东西,例如如何骑马,例如如何打网球、摄影、跳舞,餐桌礼仪、社交的谈吐艺术等等,同样也包含在课程之内,普通学校里可不会提供这些课程。
  就拿归属于罗斯柴尔德家族名下的木桐酒庄以及拉菲酒庄来说,一下子就占到五大法国名庄里的两个。
  范连城曾经趁着修学旅行,跟随一位同学去过他家,晚餐期间桌子旁坐着近二十位师生,期间品尝到了1970、1982年的拉菲、以及1994年的木桐,全是当年的精品,保存得极好。
  因为那位同学的姓氏就是“罗斯柴尔德”,因此这种派头一点儿都不让人意外,也没人会为了豪宅、几瓶酒而惊艳,毕竟家里没点实力,肯定进不了他们所在的班级,充当“鲶鱼效应”中那两条“鲶鱼”的普通家庭学生,父母也都是企业高管、名流政客,只不过没其他学生家里有钱就是了。
  正儿八经的顶级教育,考虑到富人总喜欢将子女往顶尖的英国名校里送,出现这样逆天的班级并不让人意外,当初跟伊顿公学举行联谊派对,范连城还曾近距离接触过当时在伊顿公学念书的哈里王子。
  翻翻社交工具脸书,他的联系人名单里的那群人,背后总财富加起来高达数百亿英镑,发游艇、私人飞机、私人岛屿照片,那是常有的事,例如某位操着一口古怪印度口音的同学,他老子可是印度第二富豪,平日里蹭吃蹭喝,脸皮厚得很,说是每个月只有一万英镑零花钱,还不够玩游戏。
  所以。
  别看自从读大学以来,范连城过得挺落魄,实际上底蕴一直都在。
  跟旁人最大的区别在于,他是装穷,故意不去动用资金总额高达七位数,而且还是英镑的银行卡,而别人是真穷,被日子折磨到绝望。
  这样看看,也就能解释范连城为什么只把价值近千英镑的红酒,当成润口的饮品了,全然不像亚历珊德拉·达达里奥那样,一脸享受地小口品尝。
  吃饭聊天,更多时候里范连城只是听达达里奥讲述生活中的趣事,酒足饭饱后推着轮椅,陪她到租车公司缴纳赔偿金,还算及时,到达时候老板已经准备关门了,很快划扣掉两千多英镑,据说要给那辆蹭过范连城的杜卡迪摩托车更换外壳。
  紧接着,又在白金汉宫门口逛一逛,去影院看了场今年二月份才在英国上映的好莱坞电影《热血警探》,按照达达里奥的说法,美国那边去年就已经上映,剧情还算吸引人,没让范连城觉得浪费了时间。
  将近十点钟。
  范连城坐出租车送她回酒店,老样子,也是抱着上下车,这种姿势总会让达达里奥小姐不好意思,却又避免提起。
  上楼时候,忽然想起什么。
  她告诉说:“对了,明晚我的朋友会来接我,去参加一场派对,你可以放假了。别误会,我跟派对主人不认识,所以不太好带你进去,总不能一直等着我出来。”
  “没关系,那么刚好,我也能出去社交,等你结束之后打个电话给我,如果距离不远我会去接你回来……”
  担任护工兼导游身份的范连城,将她送上床之后,直接从房间里走出来。
  没走几步路,意外在电梯口处,瞧见个异常熟悉的身影,除了他老子还能有谁。
  范父,范南华。
  这位名气响当当,曾上过胡润杂志封面的地产商人,这会儿跟个和蔼可亲的邻家老头差不多,灰衬衫,白色西裤,手腕带着块满是划痕的欧米伽,脚上穿着酒店里赠送的拖鞋。
  见他只是在笑,范连城没好气地用中文来句:“你真无聊,居然还玩监视。”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
下载